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桔子 | 06-06-14, 21:44 | 園內風光綺麗 | (120 Reads)

 

朋友介紹,遇上仁醫。

 

教授問:「......工作繁重嗎?」

又笑:「嘻......自己緊張自己......

資歷說他曾在廣州行醫,他的「廣州話」卻一點不純正。

已經在施針了,教授一問再問:「生病前工作辛苦嗎?壓力大嗎?」

「嗯......」我支吾:「是壓力頗大的,幾天失眠,突然就病了。

「剛換環境嗎?」

「不......都是為別人的事憂心。」這話難說出口。

「噗嗞!」年輕女醫師助手立時偷笑。

「哦,這麼偉大呀。」教授笑應。

「是啊!病了就不再理啦!」我跟著笑,答得很爽。

 

 

針灸近廿次,七個不同醫師,這次所做的功夫最多:先是腹上施十二針,頭頂一針,額一針,耳兩針,左手一針,左腳一針;頭和額、耳和耳、手和腳都接了電,脈衝來就跟著麻;然後腹上加艾草熱熨,耳邊加艾草薰,耳邊的在中途還換藥一次;還有,腹和耳上加兩支發熱不發光的「燈」。

 

原來「針灸」是兩種療法:「針」是針刺法,治療急性病;「灸」是灸灼法,將點燃了的艾草放在人體表面去熱熨或在部位附近薰,治療慢性病。這是我頭一次做足「針灸」。

 

 

近來的確太多事叫人憂鬱。這星期,天都是灰色的,身邊許多人的心頭也是,社會新聞更不用說了。當天還要捺不住為一個長不大的朋友揭垃圾筒蓋。

提早下班,趕往疹所的時候,腦袋就是裝滿這些事。

怎知到了疹所,才發覺錢不夠──只差一元多!

登記處只收現金,最近的提款機在鐵路站──就是我方才下車的地方──多麼的無奈。登記處小姑娘看我的眼神,也一樣的無奈。

沒法子,來回走一趟。

真正進入疹症室的時候,比原定時間遲了二十多分鐘。

 

「下次來記得帶錢呀。」一輪問診之後,教授冒出這一句。

「你怎麼知道?!」這明明是發生在登記處的事!

「我當然知道啦。」是的,那時距離教授下班的時間,只剩半個鐘。

問診完畢,急急到治療間,教授竟還留意到我的背:「哇,看你走到背都濕了!」他瞄了瞄治療牀,我有點尷尬:會沾濕吧?

教授轉臉對女醫師助手說:「來,妳先在她的背後攝一張紙巾吧,不然一會躺下去,會感冒的。」旋即走出治療間,迅速拉上布簾。

真細心呢。

在肚皮上施針時,教授仍在說我在路上趕急得厲害,汗冒得厲害。

後來,他把燃燒著的艾擺近我的耳,耳朵和頭皮感到灼熱得有點痛,教授大概留意得到,就在我的髮上貼上膠紙。

「怕燒到我的頭髮吧?」我笑。

「是嘛。這樣就不怕燒到了。」

「要不要喝中藥?」

「教授,你說呢?」

「我看還是喝藥好,你這情況……」他喃喃的沒有把句子說完。大概是我情況不輕吧。

 

針灸完畢,教授在電腦前打點我的藥方,又記下施針的穴位。

「下次你想怎樣安排?」

……我想下周一來,三時可以嗎?四時半還要開會呢。」

「下周一,不知道還有位子沒有……」

「那早上呢?最早的……」

一看,果然都沒了。

「......十一時半好嗎?」教授問。我很為難。

最後教授在紙上寫:「加周一下午2:30」,蓋個章,給我去登記。

事就這樣成了。

 

 

我很感謝教授。我感受到他用心醫治我,很體貼病人的情況,也盡量遷就。

遇上仁醫,身體未好,心情已經好了。當天心裏的垃圾臭氣,一下子給吹散。

 

 


 


[1]

一定會好快好番!


[引用] | 作者 柑桔檸檬 | 28-07-14 22:13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] 早日康復

你康復了嗎?

保重身體呀!喜樂的心乃是良藥。:)


[引用] | 作者 Pui | 29-08-14 13:19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

Pui, 謝謝妳:)
妳簡單的話,入心,也給了安慰。還有妳的舊文。:)

仍在學習中:身體的病即使好不了,心也要好起來。
仍求主醫治。

[引用版主回覆] | 作者 桔子 | 16-09-14 14:04

[3]
私人留言 (按此查看)
teddy
[引用] | 作者 teddy | 28-09-14 08:10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4]

桔姐姐!!
一定很快會好的!! 要加油哦!!!!! (抱抱


[引用] | 作者 | 04-10-14 02:04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