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桔子 | 05-05-14, 22:32 | 園外世界萬千 | (32 Reads)

 

偶然從面書知道董橋先生退休了,在四月最後一個禮拜天留下了《蘋果樹下》的最後一稿,題為〈珍重〉。

每次讀董先生的文字,總是不懂的比懂的多。即使 (有幸) 字字都認得,還是很不容易明白那底蘊 ── 董先生深厚的文字功力與文化閱歷,當然,還有的是中國語文和文化本身的博大精深。今次也不例外。


讀著讀著,不知怎的我想起友人,一個不懂中文、有時會用谷歌翻譯來理解我面書的友人。我想,他若翻董先生的文章,一定看不懂。就連我自己,讀董先生的字,有時感覺像在看文言文。中文不容易學。友人問過我中文共有多少個字,又問我懂得多少個,我統統答不上。唸了中文這麼久,又天天看中文,怎麼從沒想過自己懂得多少個?上網搜搜,教育局課程發展處中國語文教育組出版的《中英對照香港學校中文學習基礎字詞》,內含 3,171 字及 9,706 詞語 ── 還不知自己是否全部都懂。


中文實在不容易學。剛巧,在同一個禮拜天,我在教會聽到一個西方人學中文的故事,那位西方人叫馬禮遜(Robert Morrison, 1782-1834),第一位來華傳教士。1807 年,時值清朝,清廷不許西方人去傳教,英國船公司為免得罪清政府於是也不肯接載馬禮遜到中國,馬禮遜就先從倫敦坐船至紐約,取了美國護照,再以美國人身份到中國。去到中國,他首先要學中文,但要請老師非常困難,因為清政府不許國人向外教授中文,一經發現則當漢奸 (滿奸?)。後來,還是有老師甘願冒險相教,只是每次上課都隨身帶毒藥一瓶,準備寧死不屈。馬禮遜如此學中文,唯有向老師傾盡所有,省吃儉用住貨倉,苦讀九個月,學得一口白話 (廣東話),一年能看四書五經,之後翻了第一本在中國出版的聖經。


萬水千山,破釜沉舟。我們也許不明白,為甚麼有人為了讓我們懂,或者為了懂得我們,願意花這麼大的力氣,付很大的代價,冒很大的險。我們懂麼?你懂麼?
 

 


  
                  。 董橋:珍重

                  。 林青霞:不捨